Latest Post

碰上这种事 哄女朋友的笑话故事大全我这儿有个超级好玩的笑话让你笑得停不下来

干吗要这么些人

1930年,德国出版了一本批判相对论的书,书名叫做《一百位教授出面证明爱因斯坦错了》。爱因斯坦闻讯后,仅仅耸耸肩道:“100位?干吗要这么些人?只要能证明我真的错了,哪怕是一个人出面也足够了。”

决斗

著名的法国微生物学家巴士德(1822—1895年)正在实验室里作试验。一名不速之客闯进来,对他说:某伯爵准备与他决斗。巴士德轻蔑地笑着说:“谁要提出与我决斗,按照惯例,我有权选择决斗的武器,这里是两只烧杯,一只装着卡介苗菌,另一只装着清水。我的对手可以随便选一杯喝掉,剩下的归我来喝。”

襁褓中的孩子

一天,某人有意刁难瑞士大教育家彼斯塔洛齐,向他提出一个问题:“你能不能从襁褓中就看出,小孩长大以后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彼斯塔洛齐回答得很干脆:“这很简单。如果在襁褓中是个小姑娘,长大一定是个妇女;如果是个小男孩,长大就会是个男子汉。”

还未到吻的时候

在一次社交会上,法国神父米尼耶(1853—1944年)坐在一位长得特别迷人的姑娘旁边。一位先生问他是否有胆量吻她一下。“当然不敢!”神父说,“她还没成为圣物。”

如此肯定

理查德·波尔森(1759—1808年),英国著名学者,精通古希腊文学艺术,在评论界享有声誉。有一次,波尔森的同代人、年轻的诗人罗伯特·索锡向他请教对自己作品有什么看法。“你的作品肯定会有人读的,”他恳切地告诉索锡,“在莎士比亚和弥尔顿被人忘却以后——只要等到那时就行了。”

妙讽狂妄者

波尔森在研究古希腊文学方面造诣精深,成为学术界的权威。有一位对这方面感兴趣的年轻学者曾鲁莽地建议和波尔森合作研究。波尔森耐心地听完了他的分析,对他的不自量力和狂妄很不满意,便对他说:“你的建议极有价值,把我所知道的和你所不知道的加在一起,那就是一部巨著。”

夫唱妇随

有人问英国经济学家悉尼·韦布(1859—1947年)的妻子比阿特里,为什么对一些当代重大问题,韦布家的观点是如此的一致?这位跟丈夫合作写了许多对英国社会主义思想发展有深远影响的著作的妻子解释说,在结婚时我们就商量好了,在重大问题上要意见一致,“悉尼决定我们怎样投票,我则确定什么是重大问题。”

已出毛病

在越南战争期间,美国影星卜合到越南前线劳军演出。他的搭档问他:“你经常拿总统、议员、州长和其他大人物开玩笑,怎么从没出过毛病?”“没有出过毛病?”卜合反问,“你想我怎么会一再到越南来的?”

遗憾之事

勃拉姆斯和奥地利作曲家小约翰·斯特劳斯《蓝色的多瑙河》的作者,彼此很是倾慕、钦佩。有一次,他俩在维也纳相遇,斯特劳斯把签名册递给勃拉姆斯,请他留名。勃拉姆斯在空页上抄了几小节《蓝色的多瑙河》的乐曲,然后在下面写了一行字:遗憾的是,这并非勃拉姆斯的作品。

弹琴和补靴

库勒克是德国的大钢琴家,有一次被富翁白林克请去吃饭。白林克过去是个鞋匠。进餐完毕,主人要求客人弹支曲子,库勒克只好从命。不久,音乐家也邀请白林克来吃饭。饭后,他捧出一双旧靴来。富翁感到很奇怪,库勒克说:“上次你请我,是为了听曲子;今天我请你,是为了补靴子。”